當前位置:
首頁
> 數據開放 > 數據發布
江蘇服務業領航新時代
發布日期:2019-09-17 16:18 來源:省統計局 瀏覽次數: 字體:[ ]

新中國成立70年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江蘇平穩較快發展,服務業發展成績斐然,逐步成為江蘇國民經濟第一大產業,帶動經濟穩步增長的重要引擎。江蘇服務業規模總量持續攀升、綜合實力不斷增強、行業結構不斷優化,新產業新業態層出不窮,服務生產和造福民生作用凸顯,有力地推動江蘇高質量發展。

一、規模總量穩步提升,發展成為第一大產業

新中國成立70年,是服務業快速成長的70年。經過70年的發展,經歷萌芽成長、調整起步、啟動發展、穩固發展、深化突破和結構優化六個階段,江蘇服務業發展進入新時代。

第一階段:萌芽成長階段(1949-1978年)

從新中國成立到改革開放前,全省生產力水平低下,經濟建設的首要任務是發展工業特別是重工業,服務業處于輔助和從屬地位,服務業的發展僅限于非常有限的商業、交通運輸業等不可或缺的行業。由于對服務業長期實行低價制,使得服務業資源投入不足,增長相對緩慢。1952-1978年,全省服務業增加值從14.4億元增加到49.4億元,年均增長3.9%,低于GDP年均5.1%,也遠低于工業12.4%的增速。工業增加值比重上升顯著,而服務業增加值占GDP比重一直呈下降趨勢。江蘇三次產業結構由新中國成立初期的“一、三、二”變為“二、一、三”。

第二階段:調整起步階段(1978-1985年)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改革開放拉開序幕,經濟逐漸恢復,江蘇在國民經濟的調整期間,繼續把加強農業放在首位,促進農林牧副漁全面發展,堅持走農工商綜合發展的道路;果斷而有序地進行工業的調整和企業的整頓,加速發展輕工業和其他加工工業,努力提高工業水平。解放思想改革商業工作,大改著眼、小改著手,首先把五小商品(小百貨、小文具、小針織、小五金、小食品)的購銷搞活。因此,農村改革全面展開,農業的基礎地位得到加強,第一產業迅速發展,第一產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快速提升,第二產業占比穩定,服務業占比有所下降。服務業增加值在三次產業中的比重偏低,1984年服務業增加值占GDP比重為17.2%,比1952年下降了12.5個百分點,為新中國成立70年間最低點。

第三階段:啟動發展階段(1985-1992年)

從1985年起,服務業開啟了市場化、產業化的征程。1986年發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七個五年計劃》首次將服務業的發展正式列入“五年計劃”中,并提出“要大力開展咨詢服務,積極發展金融、保險、信息等事業”。1985年國家統計局向國務院提出《關于建立第三產業統計報告》,報告中首次規定了我國三次產業劃分的范圍。隨著改革開放的進一步推進,蘇州、無錫、常州3個市及所轄12個縣(市)被國務院批準為沿海經濟開放區,鎮江市被列為開放城市。1985年江蘇省第一家中外合資商業企業——金麗超級市場有限公司在南京金陵飯店開業、江蘇在香港設立第一個經濟貿易機構——鐘山有限公司。這些政策有效釋放了服務業發展活力。這一階段,服務業處于快速上升期,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較快提升,第二產業保持基本穩定,第一產業在GDP中的比重迅速下降。最具標志性意義的是1989年,江蘇服務業占GDP的比重提升至25.8%,首次超過了第一產業24.5%的比重,使江蘇三次產業結構實現了“二、一、三”到“二、三、一”的歷史性轉變。

第四階段:穩固發展階段(1992-2001年)

1992年,鄧小平同志的南方講話標志著中國改革開放進入新階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迎來新的機遇。1992年頒布的《關于加快發展第三產業的決定》明確提出要全面、快速地發展第三產業的任務。全省上下進一步解放思想、掀起改革開放的新高潮,進入對外開放快速發展的新階段。國民經濟發展水平的提高、生產結構和消費結構的變化、居民儲蓄的不斷積累直接催生了新的服務需求。改革開放的良好發展環境和服務業內生發展訴求疊加推動服務業進入較快發展階段。1994年江蘇服務業實現了第二次跨越,服務業增加值首次突破千億元,達到1186.6億元。2000年第三產業增加值突破三千億元,達到3069.5億元,占GDP比重為35.9%,比1993年提高了5.6個百分點,在三次產業中提升幅度最快。

第五階段:深化突破階段(2001-2012年)

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后,中國服務業進入全面開放的新階段。2005年江蘇服務業發展大會后,出臺了兩份重要文件,《關于加快發展現代服務業的實施綱要》指明江蘇省現代服務業的發展目標和發展方向,《關于加快發展現代服務業的若干政策》提出八大項36條扶持服務業發展的優惠政策。江蘇抓住全省制造業快速發展和國際服務業加速轉移的機遇,重點發展生產性服務業,積極發展生活消費性服務業,全面改造提升傳統服務業,樹立服務業品牌,打造現代服務業集聚區,服務業增加值增量突飛猛進,以年均近1000億元的速度迅速增長,2008年實現第三次跨越,成為繼廣東后全國第二個服務業增加值突破萬億元的省份,達到11948.4億元。

第六階段:結構優化階段(2012-2018年)

黨的十八大召開之后,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黨中央對民生高度關注,服務業被視為影響民生幸福的重要產業。據不完全統計,自2013年起,國家發布的與服務業發展相關的政策文件多達50個以上,比1978-2012年的總數還多,為服務業發展創造一個良好的環境。同時還對服務業的重點行業進行扶持,首次提出健康服務業、體育產業、養老產業等服務領域的促進政策加快服務業發展。江蘇2015年發布《關于加快發展生產性服務業促進產業結構調整升級的實施意見》,2016年又出臺《關于加快發展生活性服務業促進消費結構升級的實施意見》。這一系列政策措施的出臺,極大地推動了服務業的發展,也增強了服務業服務經濟社會的能力,其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迅速提高。2012-2018年服務業占GDP的比重平均每年提升超過1個百分點,2015年江蘇服務業增加值占GDP比重達到48.1%,首次超過第二產業占GDP比重,成為國民經濟第一大產業,江蘇三次產業結構實現了“二、三、一”到“三、二、一”的轉變。

二、綜合實力明顯提升,經濟社會貢獻不斷加大

新中國成立70年,江蘇服務業發展實力不斷增強,經濟活力日益綻放,社會貢獻逐漸加大,在國民經濟各個領域影響力越來越大,成為助推全省經濟發展的強大生力軍,為江蘇經濟發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一)貢獻份額日益提升。改革開放前,服務業基礎薄弱,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較低。1978年,江蘇服務業占GDP的比重為19.8%,低于第二產業32.8個百分點。改革開放后,江蘇不斷優化發展環境、完善服務體系、加大扶持力度,服務業得到了長足的發展,對經濟增長的貢獻不斷加大。1978-2012年,服務業增加值年均增速為14.3%,高于GDP年均12.5%的增速,也高于工業14.2%的增速。2000年以前服務業貢獻率在30%上下波動,2000-2010年間貢獻率在35%左右,2011-2018年江蘇服務業對經濟增長貢獻率明顯提升,超過40%,2014年服務業貢獻率開始超過工業,2016年服務業貢獻率超過第二產業,2018年服務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58.8%,超過第二產業39.9%的貢獻率,成為推進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

(二)經濟活力不斷增強。“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掀起全社會創業創新高潮,“放管服”改革優化營商環境,激發服務業經濟活力發揮了重要作用。2018年,全省新增服務業企業420552家,平均每天新增1168家,占全部新登記注冊企業總數的比重達到76.5%。活躍的服務業經濟也帶動投資領域的增長。全省服務業投資占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的比重由1980年的28.9%提高到2018年的55.4%,提高了26.5個百分點,成為投資的熱門行業。服務業的較快發展,使得用電量也同步增長。2018年全省服務業用電量為875.3億千瓦時,增長14.2%,高出全社會用電量增速8.7個百分點。其中發展最快的是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用電量增速分別為19.5%、18.8%。服務業勞動生產率持續提升。1978年,服務業勞動生產率只有1615元/人,1993年首次突破1萬元/人,2010年突破10萬元/人,2016年突破20萬元。2013年開始服務業勞動生產率超過第二產業勞動生產率,居三次產業之首。2018年服務業勞動生產率達到243954元/人,分別比第一、第二產業勞動生產率高出190997元/人、41482元/人。

(三)吸納就業成效明顯。隨著產業結構的持續調整,服務業吸納勞動力的作用不斷增強,就業結構也趨于優化。改革開放以前,農業、工業是吸納就業的主體,服務業從業人員較少。改革開放后,服務業充分發揮“蓄水池”作用,新增就業人員高于第一、第二產業,成為吸納就業的主渠道。

1978-2018年,全社會第一、二、三產業就業人數平均增長率分別是-2.3%、3.3%和4.8%。1978年,服務業從業人員占全省從業人員的比重僅為10.7%,分別低于第一產業和第二產業59個和8.9個百分點。2018年,全省服務業從業人數為1952.6萬人,占全部從業人員的比重為41.1%,與第二產業從業人數占比差距縮小至最小,為1.7個百分點。

隨著經濟地位不斷提升,服務業吸納就業的比重快速提升,服務業的就業形式更加多樣。分行業看,與2000年相比,2018年交通運輸、倉儲及郵政業、批發和零售業、住宿和餐飲業從業人員的比重下降,占比提升較快的是教育、金融業、衛生和社會工作和房地產業,2018年分別比2000年提高7.1個、5.5個、5.4個和4.2個百分點。

(四)財稅增長貢獻顯著。服務業快速發展、規模擴大的同時比重提高,稅源結構也隨之進一步優化,服務業稅收比重顯著提升。2018年,全省實現服務業稅收6788億元,同比增長17.4%,分別快于全部稅收和第二產業稅收5.9個和11.2個百分點,是2008年的4.2倍,年均增長15.4%;服務業稅收占全部稅收比重為49.5%,比2008年提高了13.3個百分點。

服務業稅收對稅收增長的貢獻顯著提升。2018年,服務業稅收對整個稅收增長的貢獻率達71.5%,比第二產業高出43個百分點。房地產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金融業等現代服務業對服務業稅收增長的貢獻率較高。2018年服務業對稅收增長貢獻率較2010年提高了21.9個百分點,服務業成為支柱行業。

(五)吸引外資大幅增長。改革開放后,外商直接投資規模日益擴大。1981-2018年,外商直接投資額從0.02億美元增長到605.2億美元。從投資的方向看,2011年以前,外商主要投資于制造業;加入世貿組織后,服務業對外資的限制進一步放開,投資于服務業的外資比例大幅上升。2005年外商直接投資中,服務業僅占16.3%,2018年這一比例已經超過50%,達到52.2%,服務業已經成為外商投資的首選領域。

三、轉型升級有序推進,經濟結構不斷優化

新中國成立70年,是服務業快速成長的70年,也是服務業全面深入改革的70年。服務業從小到大、從單一到多元、從傳統到現代,發展水平不斷提高,產業層次和競爭實力顯著提升。

(一)行業結構不斷優化。新中國成立之初,服務業構成簡單,內容和形式比較單一,只有必需的交通運輸業和商業。隨著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的推進和城市化進程的加快,江蘇服務業產業結構不斷優化。經過70年的建設發展,服務業的門類更加齊全,發展更趨均衡,傳統服務業占服務業增加值比重不斷下降,現代服務業則明顯提升,服務業中主導行業發生了較大變化。1978年,在服務業中排名前四位的行業分別是批發零售和住宿餐飲業、金融業、交通運輸倉儲及郵政業、房地產業;至2017年,租賃和商務服務業取代交通運輸倉儲及郵政業進入服務業行業中的第四位。租賃和商務服務業、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等新興服務業更是從無到有、發展迅速,在服務業中的占比顯著提高。2017年租賃和商務服務業、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占服務業增加值比重分別達到8.9%和6.7%,比2005年分別提高5.5個和1.6個百分點。

電商助力,消費市場繁榮發展。互聯網經濟的迅速崛起,給流通消費市場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革,電子商務逐步壯大,涌現出同程旅游、途牛旅游、蘇寧易購、孩子王等232家電子商務交易平臺。2018年全省實現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33230.4億元,是1978年的392倍,年均增長16.1%。其中,全省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達7696.7億元,比上年增長30%,高于同期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22.1個百分點。

創新服務,金融業不斷增強。改革開放以來,金融組織體系不斷完善、競爭力不斷提升,金融機構在國民經濟運行中的地位和作用逐漸加強。特別近年來,信貸、證券、保險、信托等服務的資產配置和融資服務功能進一步完善,互聯網信息技術助推金融產品和服務創新不斷推進,金融業取得穩步發展,成為對實體經濟具有重要支撐和促進作用的主導產業。2018年,江蘇金融業增加值7461.9億元,占服務業比重15.8%,比2005年提高了11.6個百分點。

分工細化,租賃和商務服務業迅速成長。改革開放后,服務業經歷了單一到多元業態的發展過程。“營改增”統一了貨物和服務稅制,有力地推動了先進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的融合發展,促進服務業的分工不斷細化,租賃和商務服務業發展搶眼,廣告業、會展服務、旅行社等相關商務服務業不斷發展壯大,形成自己的發展體系。2017年江蘇租賃和商務服務業實現增加值3824.5億元,是2005年的17.2倍。

制度優化,房地產業穩健發展。隨著城鎮住房制度改革的不斷深入和住房商品化進程的加快,房地產業在不斷調整中發展壯大。1990年江蘇僅有房地產開發企業177家,從業人數6893人,經過20多年的發展,全省從事房地產開發的企業已達6723家,人數擴大到9.6萬人,分別是1990年38倍和13.9倍。1978年,全省房地產業增加值僅為5.5億元,2018年為5269.8億元,是1978年近千倍。

(二)所有制結構日益多元。改革開放前,服務業一直以國有經濟和集體經濟為主。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開放的力度不斷加大,個體、私營、外資等非公有制經濟紛紛進入,經營主體呈現多元化發展格局。黨的十八大以來,進一步放寬金融業等行業市場準入和顯示,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打造良好的營商環境,服務業領域中的所有制結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已由單一的公有制經濟模式發展成為公有制經濟和非公有制經濟等多種經濟成分共同發展的所有制結構新格局,特別是私營經濟、外資經濟,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飛速發展過程。2018年全省規模以上服務業企業中,非公有制法人企業數和營業收入占比分別為65.8%、29.7%,比2013年提高8.9個、4.4個百分點。在行業分布上,私營企業主要集中在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這四個行業;外資也主要集中在這四個行業,但位次略有不同,分別為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

(三)區域發展更趨協調。改革開放前,地區間服務業發展水平差異不大,主要為滿足工農業生產和人民基本生活需要。1978年以來,江蘇根據各地區現代化建設進程、區域生產力和城市空間布局,打造“沿滬寧線、沿江、沿海、沿東隴海線”四個服務業集聚帶,不同地區在金融、軟件研發設計、創意文化旅游、物流、中央商務區等重點項目取得了一定的突破進展,促進了全省制造業與服務業、城市化與服務業的協同發展,逐漸形成了優勢互補、層次鮮明的服務業區域發展格局。從規模看,2018年蘇州、南京、無錫三市服務業增加值均突破5千億元,蘇州達9450.2億元,遙遙領先于其他地區,蘇中南通服務業增加值超過4千億元、揚州、泰州超2千億元、蘇北宿遷服務業增加值達1170.3億元,地區服務業規模梯度特征明顯。從占GDP比重看,知識密集型、技術密集型等高技術服務業發展較快的南京、無錫、蘇州和常州均超過50%,這4個地區服務業占GDP比重2018年比1978年提高均超過33個百分點,重點地區服務業的快速發展對全省服務業發展帶動作用明顯。蘇南地區的服務業增加值占GDP比重2018年達到53.2%,而蘇中、蘇北服務業增加值占比分別是47.6%、46.5%。

四、新興業態亮點紛呈,孕育新動能不斷加快

新中國成立70年,服務業積極適應時代變化,科技創新引領作用不斷增強,新產業新業態層出不窮,服務業已成為引領經濟轉型升級的“新引擎”和孕育新經濟、新動能的“孵化器”。

(一)生產性服務業平穩發展。黨的十八大以來,江蘇為提升制造業企業核心競爭力,大力發展生產性服務業,承接制造業企業分離和外包的非核心業務,有力地促進了服務業與制造業的良性互動發展。2018年規模以上生產性服務業企業實現營業收入11591.7億元,占全省規模以上服務業營業收入的八成。生產性服務業的發展壯大,有利于轉變經濟增長方式,增強自主創新能力、提供高水平的生產性服務業中間投入,占領經濟價值鏈的中高端環節,推動"中國制造"的轉型升級。

受益于產業政策導向和現代服務業集聚區的發展帶動,高新產業經濟快速發展,對全省規上服務業增長的拉動作用明顯。2018年,高技術服務業、戰略性新興服務業、科技服務業等高新服務業增速分別高于全省規上服務業營業收入增速6個、6.4個和6.8個百分點,對全省規上服務業增長的貢獻率分別為62.2%、66.8%和59%,分別拉動全省規上服務業營業收入增長4.7個、5個和4.4個百分點。

(二)互聯網經濟高速發展。通過深耕“互聯網+”戰略,江蘇出臺《關于加快發展互聯網經濟的意見》,聚焦“互聯網+”工業等7個重點發展的領域,促進信息軟件業企業發展。互聯網迅速發展,成為經濟發展的倍增器和產業轉型升級的加速器。2018年,規模以上互聯網和相關服務業營業收入同比增長60.2%,增速居新興行業第一,居35個行業之首。一批行業龍頭企業快速成長,江蘇南瑞集團、國電南京自動化股份、南京聯創科技集團3家企業入榜2018中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綜合競爭力百強企業,分別排名第12、42、88位。2010-2017年,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增加值從611.8億元增加到2882.5億元。

(三)“幸福產業”蓬勃發展。改革開放以來,在注重經濟建設發展的同時,堅持把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作為奮斗目標,著力解決民生突出問題,不斷提高人民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民生事業呈現良好發展態勢,旅游、文化、體育、健康、養老、教育培訓等“幸福產業”實現從起步到穩定健康發展,居民“幸福感”不斷提升。江蘇積極參加首批國家全域旅游示范區創建,2018年江蘇實現旅游總收入達到13247.3億元,增長13.6%;接待境內外游客8.2億人次,增長9.6%,旅游影響力不斷擴大。大力發展文化事業與文化產業,成功舉辦紫金文化節、2018年戲曲百戲盛典。推出系列文化精品、打造江南文化、運河文化品牌。正著力打造“城市社區15分鐘健身圈”,方便幫助人民群眾快捷的進行健身,促進群眾體育和競技體育、體育事業和體育產業協調發展。全民醫保體系進一步完善,醫療保險待遇穩步提升。統一城鄉居民醫保制度,包括17種抗癌藥在內的309個藥品納入醫保支付,異地就醫直接結算對象和范圍進一步擴大。教育改革持續深化,學前教育資源供給不斷增加,義務教育優質均衡發展加快推進,現代職業教育體系不斷完善,高等教育事業得到加強,“雙一流”和高水平大學建設取得新成效。

回首過去,70年來,江蘇服務業發展風雨兼程、砥礪奮進、成就矚目。展望未來,江蘇發展正在轉型沖關,處于全面建設更高水平小康社會的關鍵時期,處于由經濟大省向經濟強省跨越的發展時期。江蘇服務業要堅持新發展理念,堅持創新驅動,不斷優化經濟結構,改善營商環境,提高資本配置效率,持續釋放市場活力,奏響高質量發展激昂的音符,奮力建設“強富美高”新江蘇。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相關閱讀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时时彩ssc应用